好的,在看正文前先讓我廢話一下XD(#

雖然題目是鬧脾氣但實質應該是文不對題XDDDDD

阿龜讓我跪下跟你懺悔(跪)我也不知道寫到後面會走針成那樣,請看完清洗一下腦袋(倒#

看文愉快<3


 

 

容龜/鬧脾氣

 

 

還要多久,你才能看看你身後的我。

 

 

*

 

 

滴答滴答。
靜謐的空間只剩下時間不停往前和那齊唰唰鉛筆摩擦著紙的聲響。


「欸,方容國」戳了戳眼前人的手臂,如自己所料那人依舊埋首在桌前,只是淡淡的應了聲表示他有在聽。
支手撐著下巴有些不悅的挑眉。
久久沒得到回應方容國才停下一直唰唰唰一下午沒停過的筆,回過頭看著坐在一旁的人兒。


「幹嘛?」


阿龜抿了抿嘴唇,一臉不情願的問:「你忙完了嗎?」
在這當下沒有把方容國推倒送他幾拳補他幾腳阿龜真的覺得她的脾氣好到爆了。
明明早早就說好要去看電影,連票也都買好了結果因為一通電話就馬上更改目的地,從早上九點坐在這到現在五點半,請問方容國先生現在是要去看屁嗎?


當然這句話阿龜沒有說,這樣有失她今天難得穿短裙、化個淡妝的氣質。


方容國即使再木頭也不是沒長眼,深知自家情人不爽數值已經達到Max,乖乖的放下筆,側過身、長手一拉讓阿龜穩穩的跨坐在他腿上。


「喂......
「阿龜...


該死......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阿龜她其實愛死了方容國低沉的嗓音喚著她的名字。阿龜也常常默默的思考是不是就是因為這樣她才總是被方容國哄一哄就原諒他了。


細長白皙的手指緩緩勾住方容國的下巴,讓他直視著自己:「要怎麼彌補我?」


.....請妳吃飯?」
「不要。」
「買衣服?」
「方容國先生,你認真點好嗎?」


其實阿龜也不是想要些實質上的補償,只是希望方容國能有多一點的時間陪陪她,距離上一次約會算一算是在一個月前,知道他忙,她不吵也不鬧,但這並不代表她能一直忍受著被人丟在一旁。


「那這樣?」


阿龜還來不及出聲回應,雙唇就被對方給狠狠的攫取,方容國身上溫暖的味道鋪天蓋地的襲來,慌張的張開嘴方容國就趁機把舌頭擠了進去。


揪著方容國的衣領,阿龜感覺搭在自己腰間的手收緊了些,另一隻手壓在她後腦不讓她逃。
自己的舌頭被方容國的勾住,拉過來扯過去的,感覺自己不但嘴唇被人親到發麻,甚至還有種快窒息的錯覺。


終於分開的時候阿龜還氣喘吁吁的看著方容國,想要說些什麽在下一秒方容國又吻了上來,相較先前充滿侵略性的親吻這次卻非常溫柔,細細的舔吮她的下唇、輕輕的輕啃著。


「補償還滿意嗎?」分開後方容國的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
「滿意個屁啦....」你這臭傢伙,阿龜腹誹著。
「那換個方式?」


方容國說著就把阿龜放倒在地,接著壓了上去。
「欸、欸你」突如其來的一切讓阿龜慌了手腳
「接下來會讓妳滿意的」


接著是一連串細碎的吻落在頸間、鎖骨,酥軟的感覺頓時傳遍全身,令阿龜有點難耐下意識的推開頸窩間那顆腦袋,「誰要你這樣補償啊!」


「那妳要怎樣?」方容國挺直身子由上而下的直視著阿龜問。
「只要陪陪我就好了啊,你這色鬼.....


「妳還不是很愛我對妳色」
「欸!」嘟起嘴巴鬧脾氣的要起身,手卻被人給抓住用力一扯,就這麼跌進方容國懷裡。


「呀你!」準備開罵的她卻被唇上溫熱的觸感給堵住說不出半個字來。
「知道了,工作完多少時間都給妳,」折騰了這麼久,終於把心裡的這句話給說了出來,「就別再忍了,摁?」


剩下的回答,阿龜都化為了行動表示。


 

他說以後就別再忍了
他說這樣他會心疼的

 


所以就讓我把一切化為行動,讓你知道我有多愛多愛你。


 


>end.

 

文章依舊渣渣的寫到腦袋結成毛線球,越寫越怪差點往奇怪的地方發展(抹臉

這是我在痞客的點文活動阿龜點的,從暑假到現在終於完成了XDDDDD(#

所以說期中考週真的是寫文好時間XDDDDD(靠

剩下有甚麼想說的留言告訴我噢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瓜瓜 的頭像
瓜瓜

無法定義。

瓜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