屙摁...基本上這篇毫無重點可言,這是第一篇Baby Story...以前寫的TTT

完全不知道我在寫殺洨(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月,天空灰濛濛的一片,她走到窗邊手觸碰著窗,沿著窗外的水滴滑落,在這個月份的天氣特別不穩定,春雨後伴隨而來的就是雨季,她並不討厭雨甚至還很喜歡雨的聲音,只是特別不喜歡在這種時候出門,因為她的男人說,這樣淋濕了會感冒的。

 

 

「邱邱。」聽見有人叫著自己的名字慣性的轉過身,就這麼撞進了那人的懷裡,「唔,準烘,你醒啦?」熟悉的溫度、熟悉的香味,讓她知道抱著她的人是誰。

 

 

「摁,在想什麼?」下巴抵在邱邱的肩上側著頭,問著。「身體這麼冷,萬一感冒了怎麼辦?」,環抱住邱邱試著溫暖因為低溫而顯得冰冷的身體,雖然話聽起來是譴責,但邱邱知道那是準烘對她的關心。

 

 

「有什麼關係」仰著頭看著抱住自己的崔準烘,「我沒那麼容易感冒的。」,伸手勾著他的脖子踮起腳尖,輕吻那總是吐出關愛自己話語的雙唇,「更何況準烘你會照顧我。」輕笑道。

 

 

「妳喔。」輕拈邱邱的鼻子,滿臉寵溺的看著她,像是想到什麼又補了一句,「不過也對,不是都說笨蛋不會感冒嗎?」微微勾起唇角說。

 

 

此話一出後者果然舉著手不斷往他身上揮著不輕不重的拳頭,「呀!崔準烘,你真的很欠揍欸!」,居然說她是笨蛋!?本來好好的氣氛都被崔準烘那傢伙給破壞掉了。

 

 

像是料到邱邱的反應似的,崔準烘輕笑,沒有說話只是不斷的逼近她。

 

 

看著崔準烘一臉不安好心的直向自己走近,邱邱停下了手想要離開無奈卻被阻擋只能不斷的往後退,直到抵到了牆為止,她才發覺自己被困在牆與崔準烘之間無路可退,伸手想要推開他卻被他一把抓住雙手高舉過頭抵在牆上,看著崔準烘逐漸湊近的臉龐,近得連他的呼吸她都能感覺得到,她羞得撇過臉不去看他。

 

 

怎料到崔準烘刻意停留在邱邱耳邊低語著:「不看著我是要接受處罰的噢。」

 

 

溫熱的氣息隨著崔準烘的話語噴灑在耳邊,被準烘這樣一弄邱邱無力的怎麼也掙脫不出他的懷裡。

 

 

回過頭,「呀!崔準烘,你...」原本想開口臭罵一頓,要他放開自己別這麼得寸進尺,沒想到才剛開口剩下的話全被堵了回去...

 

 

他侵占著邱邱的唇,輾轉、吸允,舌尖敲開她的貝齒滑嫩的舌趁著她換氣的縫隙竄了進去糾纏住她的。「唔...」,被崔準烘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邱邱下意識的就想往後退,卻被崔準烘給緊扣著腦袋無法動彈。

 

 

安靜的空間瀰漫著唇舌交纏猥靡的水漬聲,儘管以往也有接吻過,但每一次都沒有這次這麼久,看著邱邱因缺乏氧氣而癱軟的身子,準烘滿意的笑了笑,手輕輕摩娑邱邱的背脊,把嘴唇轉向耳邊。

 

 

「邱邱會換氣了欸,看來是我調教有方噢。」,壞心的輕舔她的耳窩,惹得她輕顫了下。

「呀、呀!笨蛋...。」捂著臉

 

 

崔準烘這傢伙....壞透了!

 

 

羞紅著臉似乎難堪得想找地方鑽,邱邱索性勾著崔準烘的脖子把整個臉埋進他肩膀和頸間的凹槽。

 

 

「走吧,吃早餐~」看到她的反應崔準烘更樂了,一把把邱邱抱起往客廳走去。

 

 

這是她的男人,時而成熟穩重,時而讓人摸不透。

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她就是為這樣的他而著迷。

 

 

 

 

>end.

 

 

-其實也可以當成TBC,之前寫很久一直沒發出來,認識的人大概都知道女主是誰XDDDDDD(告非#

目前沒有貼論壇的打算所以只有這裡有....我沒臉貼啊TTATTTTTTT

 

-以上(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瓜瓜 的頭像
瓜瓜

無法定義。

瓜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