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捏,其實是我送我好親故的生日賀文~XDDDD

小悠生日快樂~(轉圈) 瓜瓜愛你O_____<(眨眼(乾#




今天是難得的休假日,自從開始忙著準備演唱會後就一直沒時間休息,公司最近都在忙著secret的回歸準備,所以決定放一天假給他們,沒有安排任何的行程也不用練習。


崔準烘懶懶的從被窩中坐起,揉揉眼睛,一早醒來就不見身旁的人讓他現在心情有點糟。


推開房門,走到成員們平時都會聚在一起看綜藝的客廳,客廳的桌上像往常一樣擺滿著各種飯們給的食物,但是今天意外的只有鄭大賢一個人坐在那,一邊盯著電視一邊往嘴裡塞著飯們給的蛋糕。


「大賢哥...」崔準烘悶悶的喚了一聲便走到鄭大賢身旁坐下,習慣性的一把摟過他的腰把他撈進懷裡,鄭大賢也很配合的把雙手高舉,他可不希望他才吃一半的蛋糕被崔準烘給弄翻了。


「準烘,你醒啦?」挪了個舒服的姿勢,鄭大賢頭抵著崔準烘的肩問著。
「摁..可是還想睡...
昨天他是最後一個離開練習室的,為了把和文鐘業的solo動作做到最好一直不停的練習,為的就是之後的演唱會,他說什麼也不能出差錯。


「那怎麼不繼續睡?」鄭大賢問的同時又塞了一顆蛋糕在嘴裡。
「因為哥不在啊。」把頭埋進鄭大賢的頸窩間,貪婪的吸取鄭大賢身上才有的香味,崔準烘說:「習慣的味道不在了,很難睡的。」微微的蹭著,「哥好香。」


鄭大賢的身上總是有一股甜甜的香味,崔準烘從第一次見到他後一直對那香草般香甜的味道著迷不已,這一點他一直沒有跟鄭大賢說。


「什麼啊?」被崔準烘的話弄得一愣一愣的,他笑著推了推頸肩上那顆毛絨絨的腦袋,崔準烘軟軟的髮尾隨著他的動作不停的搔弄著他的耳朵,惹得他輕顫了下。


崔準烘抬起頭對著他笑了笑,「簡單來說就是哥是抱枕,沒有哥我睡不著~」語畢,不等鄭大賢反應就往他的腿上躺去,「哥,讓我睡一下。」


鄭大賢嘖了一聲「快睡吧你。」把剩下的蛋糕放在桌上用另一隻空著的手順了順崔準烘的頭髮,輕輕柔柔的很舒服,只是小孩根本沒閉上眼,一直不停的盯著鄭大賢的臉看,感受到有人一直盯著自己,鄭大賢往下看視線剛好對上崔準烘,「怎麼了嗎?」疑惑的問。


「哥,蛋糕好吃嗎?」
他一直不懂為什麼那種甜得要死的東西鄭大賢那麼愛,他的地位都快要被蛋糕比過去了啦,嘖。


「當然~」鄭大賢點點頭,「要吃嗎?」
「不要。」連思考都沒有的秒答。
但是隨即又咧嘴一笑,露出任誰看了都覺得無害的笑容:「我要哥餵我。」


想當然被鄭大賢給白了一眼,嘴裡還嘟嚷著只有這種時候才像個孩子,但是說歸說,鄭大賢還是弄了一小口蛋糕往崔準烘的嘴送去。


可崔準烘卻遲遲不肯張開嘴巴,微微的偏過頭,指了指鄭大賢的嘴再指了指蛋糕,言下之意就是要他大賢哥用嘴巴餵。


看著鄭大賢的臉色漸漸轉紅,崔準烘滿意的笑了下,他家的大賢哥終於懂他的意思了。


鄭大賢哪可能照做啊,「不行,絕對不行。」撇過頭,故意不去看在聽到被自己拒絕後露出受傷的表情的崔準烘,光是想到萬一被剛起床的劉永才或其他人看到不知道又要被調侃到什麼時候了。


「大賢哥...」崔準烘哀求著,輕輕扯著他的衣角,「我不會對哥亂來的。」做出發誓的手勢,對著鄭大賢信誓旦旦的說。


嘖,天殺的,他鄭大賢從什麼時候就被吃得死死的...


看著眼睛眨巴眨巴的盯著他看的崔準烘暗暗的嘆了口氣「下不違例..眼睛閉上啦。」
聞言,崔準烘立馬閉上眼,鄭大賢把蛋糕銜著,屏著呼吸慢慢的湊近,近得連崔準烘的呼吸都能感覺得到


好不容易把蛋糕放進崔準烘嘴裡,鄭大賢正準備拉開彼此的距離卻被崔準烘一把往下拉吻了上去,舌尖敲開貝齒崔準烘把蛋糕上甜膩的奶油推進鄭大賢的口中,「混......
連話都沒辦法說清楚是因為崔準烘的舌糾纏住他的。


直到鄭大賢快沒了氣推了下,崔準烘才肯放開他


「我...我去找永才。」推開崔準烘,才剛起身就又被壓下。
「不行,哥這麼可愛不能給其他人看。」不顧鄭大賢的掙扎硬是把他壓在身下,手還趁隙從衣服下擺探去
「等一下,你不是想睡了嗎?」壓住那隻胡亂在身上遊走的手,鄭大賢只覺得現在似乎不太妙


崔準烘歪著頭,好像有那麼一回事...


不過算了,管他的,哪有美食當前不吃得理由?大賢哥就乖乖讓我吃吧








>END.




有沒有感覺後面我完全寫不下去XDDDD(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瓜瓜 的頭像
瓜瓜

無法定義。

瓜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