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燦  

 哈摟,這裡是瓜~
我就是標題無能我還能怎樣!!!!(感幹嘛自爆XD)
矮額,我寫90欸OAO,跟我一起吶喊這什麼啊?XDDD(靠
看完了,如果不知道我在寫什麼的話我也沒辦法....(抹臉
因為我也不知道XDDDD(夠了你)這個我都重覆審視看到麻痺了-A-

所以看阿爸阿母就好XDDDD(竟然)


 

 

從作曲室結束工作到洗完澡出來,不知不覺夜晚的時間也過了一大半,
才剛鑽進被窩準備進入久違的夢鄉,卻被不識時務的手機鈴聲給打斷。



「呀!!是哪個....力燦?」方容國從被窩伸出手摸索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一接起,
本想大罵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瘋子三更半夜不睡來打擾他的睡眠,
卻因為電話那頭微微的啜泣聲而變了調。



「容國...老地方好不好...?」金力燦夾帶著濃濃鼻音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通常金力燦會像這樣打給方容國不為別的,他,心情又不好了。
...知道了,等我,不要亂跑聽到沒?」直到聽見對方應允才掛掉電話。



會這麼說不是沒有原因的,前幾次打給方容國時金力燦已經喝得酩酊大醉,
方容國才剛走到金力燦那準備把他接回他家,哪知金力燦開始脫他自己的衣服嚷嚷著要去游泳,
見鬼的大冬天的是想游去哪啊?



想到這裡方容國馬上隨手抓了件外套就出門。



不過方容國和金力燦原本也只是咖啡廳的常客和店長的關係,並不是因為方容國特別喜歡喝咖啡還是怎樣才會常往咖啡廳跑,
起初只是因為方容國的作曲室附近在進行施工,吵得連方容國這個只要一進到自己的世界就連打雷、地震也感覺不到的人都待不下去。



把自己常用的寫詞簿裝進背包,正打算找個類似圖書館那些安靜的地方就想起自家附近似乎有一間咖啡廳,雖然一次也沒進去過,卻因為要到對街自己工作的書店而常常經過,他還知道這間店的店長是個笑起來有可愛兔牙的人。



室內的擺設雖說不上華麗,卻讓人很有歸屬感,暗色調的裝潢,室內還瀰漫著淡淡的咖啡香,很讓人放鬆。



「歡迎光臨。」說出這句話的人笑起來露出與聲線截然不同可愛的兔牙,方容國盯著眼前的人,完全忘了自己人已經在店裡了。
「先生,請問需要些什麼嗎?」見方容國沒任何反應,伸手在方容國眼前揮了揮。



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方容國收回視線隨便點了杯咖啡,就挑了個靠近窗邊的位置,
從那裡剛好可以透過大片的落地窗看見自己打工的地方,還能夠看見埋首於吧台忙碌的身影。



「先生,你的咖啡。」一聽見是剛剛替自己點餐的服務員,方容國馬上把視線從落地窗轉到那人身上,又是那個可愛的笑容,這次方容國剛好撇見了他胸前掛著小小的名牌。



力燦...金力燦,那是他的名字。



至於兩人開始熟識大概要從那天說起吧,金力燦托朋友幫他網路訂購了書,
接到書店通知說書已經到了,所以跑到對面的書店領書。



「噢!是你。」這是金力燦進到書店裡,看到站在收銀機前的方容國所說的第一句話。
「呃有需要什麼嗎?」一聽到金力燦還記得自己,就算內心很雀躍,方容國還是假裝鎮定。
「我是來拿書的。」金力燦邊說邊將頭伸進櫃檯裡,看到桌上的書後伸手問:「那本是我的嗎?



方容國撇了一眼金力燦指著的那本書,「不是欸,那是另一個人的,你的可能還要幾天吧。」然後把那本書收進櫃子裡。



雖然金力燦很納悶,不是說書來了,怎麼到店裡又沒有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不過還是不疑有他,甚至每次來問書來了沒都會順帶一杯美式咖啡給方容國,至於那本書呢,
到現在金力燦還是覺得是書商的問題。



也因為這樣兩人越來越熟,熟到只要店裡沒什麼客人,金力燦就會跑去找方容國聊天。



「欸,容國,你很喜歡咖啡嗎?」自從知道兩人不過也才差不到一個月,金力燦就這樣叫了,因為他說這樣叫比較親。
「還好啊,也沒有特別喜歡。」方容國翻翻手裡的雜誌,「幹嘛突然這樣問?
金力燦喝了一口手裡的美式咖啡,「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喜歡才常常來的。」



方容國拿出寫詞本,只說了句,因為喜歡這裡的氣氛,這間店給金力燦太浪費了,
就沒再搭理他了,雖然並不是什麼大間的連鎖咖啡廳,但是方容國喜歡,
喜歡在那裡的氣氛,靈感也會在那時候源源不絕,有時候一待就是一個下午,
雖然他有部分的時間都用來欣賞金力燦。



金力燦聽了也只是笑著說,那店長換你當好了,之後因為客人陸續變多,金力燦也就先去忙了。



當方容國從歌曲的世界回過神,那個身影依舊在吧臺內忙碌著,回想起剛才的對話。
「店長還是你當就好。」這是方容國說給自己聽的,因為沒有了金力燦的店,
就算氣氛再好又怎麼樣。



方容國一直覺得自己是個直的,一直沒有交往的對象,
據本人的說法是因為沒有心動的感覺。



曾以為自己喜歡的人是宋智恩,因為喜歡和她相處的感覺,很輕鬆、自然,
但是自從遇到金力燦之後感覺又不太一樣,很喜歡金力燦式的兔牙笑容,
第一次看見金力燦哭心有種被揪住的感覺,有了作曲的靈感也是因為金力燦,
這些都是在宋智恩身邊感覺不到的。



或許,這就是喜歡吧?





這是方容國最後的結論。

 

掛了金力燦的電話後來到了每次沒了靈感都會來散步的漢江邊,
在一次偶然的狀況下遇到了在這裡喝悶酒的金力燦,
從那次之後每當只要金力燦心情不好就會找方容國來這,這裡也就成了金力燦口中的老地方。




走了一下果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仰著頭猛灌手裡的啤酒,不難猜,
這次大概又和哪個女人有關了。



方容國什麼話都沒說就只是安靜的走到金力燦身邊然後坐下,
因為他知道只要金力燦想說,那他自然會開口,不想說再怎麼問也沒用。



感覺到身旁多了一個人的體溫金力燦直接從袋子裡拿了一瓶啤酒「嘻容國,你遲到了。」
,拉開啤酒罐的拉環遞給方容國「來!..把這瓶喝了我就原諒你...



嘖,又醉了...



方容國伸手接過還不忘嫌棄的看了金力燦一眼,他身上不斷散發出濃濃的酒味,
讓方容國一直很有想把金力燦丟進漢江洗乾淨的衝動,這個笨蛋,
光看那些地上東倒西歪的啤酒罐就知道這傢伙現在不是神智不清四個字可以形容的。



正在腦中盤算等等怎麼把這個一喝醉就跟糟老頭沒兩樣的金力燦給帶回去,
仰頭喝完最後一口手中的啤酒,捏扁,隨手往地上一扔,
反正到最後收拾殘局的都是方容國,包括那個金力燦。



一看到方容國喝完了,金力燦勾著方容國的肩「果然還是容國好,那些女人..嗝,沒一個是好東西..」,
方容國只是點頭附和,像這樣的話他已經聽過很多次了,不得不說,
這個時候的金力燦就跟被男人拋棄的女人沒兩樣。



金力燦突然把臉埋在方容國的頸間,用手勾著方容國的脖子微微的蹭著,
這是金力燦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方容國也就隨他去了,還會輕輕摩娑他的背脊。



他說他今天看見了韓善花和黃光熙,才知道原來在和自己在一起前韓善花就和黃光熙有來往,
會提出分手也是因為他,之後金力燦說了些什麼方容國全都沒聽見,



韓善花那個人,方容國知道她,她是和金力燦交往過的女人中最久的,
之前有幾次去咖啡廳也有見過面,是個很隨和笑起來也很漂亮的人。



以前聽朋友說,長得漂亮的女人比較不會劈腿什麼的,果然都是屁話,結果看來還是因人而異吧,更何況金力燦那傻瓜,別人告白就跟別人走了,一點看人的眼光也沒有...



看金力燦想繼續喝,方容國伸手一把搶過他手裡的啤酒,「你醉了,別再喝了。」
「我...我才沒醉!還我...」金力燦想搶回來,卻因為酒精而讓他撲了空,「方容國..你個混蛋!..我沒醉,我還要..續攤..!



「續你個頭,白痴。」一巴掌就這麼往金力燦的腦門巴下去,讓後者捂著頭喊痛
「混蛋方容國,我沒醉!」想要站起身卻一時重心不穩,害得方容國趕緊讓金力燦靠著自己。
「白痴,連站都有問題了,還說沒醉。」要不是現在方容過抓著金力燦,可能金力燦現在臉已經跟地板來個親密接觸了。



「我不叫白痴...我叫金力燦!」對著方容國大喊,表達他的不滿
方容國皺眉,「白痴金力燦...你給我站好。」看金力燦站得左搖右晃的,估計要走也很困難,方容國乾脆背對金力燦,「上來,我背你」



金力燦撇嘴嘟嚷著自己可以走,但在接到方容國撇過頭給他一記白眼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攀上方容國的背,前一秒還在大聲嚷嚷沒有醉的人,下一秒已經呼呼大睡。



算算時間也不早了,要不是因為金力燦自己現在大概還在睡夢中吧。方容國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善良了,真應該讓金力燦露宿街頭一次,看他還敢不敢把自己搞得那麼醉。



「容國...」金力燦輕喚著
「摁?
「最喜歡你了...」下意識的圈緊勾著脖子的雙手
這句話讓方容國震了一下,勾起唇角,笑了「...我知道,快睡吧你。」



明知道金力燦所謂的喜歡和自己的不同,更何況他一覺醒來根本不會記得自己做過什麼,說過些什麼,方容國還是覺得開心,雖然曾經有想過如果當金力燦知道了他對他的喜歡不只僅限於朋友,可能會連朋友也當不成,更不可能會再聽見金力燦對他說喜歡,但是那些又怎麼樣?
起碼現在的金力燦是他的,是只屬於他方容國的。



...容國..」金力燦不安份的扭動著
把金力燦往上托,「又怎樣了?」
「我想吐.....」被方容國這麼一晃,似乎加重了那一股反胃感
「呀!!金力燦,我警告你,不准吐在我衣服裡,聽見沒?」



一聽見金力燦想吐了,方容國當然不能讓他停留在自己的背上,只是在放下金力燦前還是慢了一步,對方根本不理會他的恐嚇逕自拉開他的衣服,往裏頭乾嘔。



感受到有異物入侵的溼黏感讓方容國輕顫了下,「媽的...



工作好幾天想補眠卻補不成他認了,現在他回家又要洗幾次澡才能洗掉那噁心的感覺,
那該死的肇事者還在他身後嘿嘿嘿的傻笑說:「容國我好了,回家吧。」















算了,既然是金力燦那就算了,誰叫他方容國就是拿他金力燦沒辦法,大不了他多洗幾次就是了。















至於,他們兩個後來有沒有在一起,那都是後話了。













>end.
(更改版XD) 

 

-後記-





矮額,方容國被我搞得好髒噢,我的媽呀XDDDD(被揍)
嘖嘖,讓他背著金力燦他應該會感謝我吧(點頭)
其實我要寫的只有後面這段,因為是真的,朋友我對不起你,我不小心把你寫出來了!!!!(吶喊
不過你不會看到所以無所謂(攤手)XDDDD(被狂揍)
其實我本來想寫別的西皮,可是90自己出來亂我也很無奈TAT(被揍)
但是意外的順暢就隨他去吧XDDDD(竟然)

-

改過似乎也沒有比較好欸OAO算了XDDD(竟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瓜瓜 的頭像
瓜瓜

無法定義。

瓜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