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昨天和永才哥談了一下,結果是沒結果...,搞了半天這件事情還是只能靠我自己和大賢哥談啊,可是大賢哥現在根本不怎麼和我獨處,看到我像看到什麼一樣,咻的,就不見了...

 

 

但是...我真的沒想到,鐘業哥的名字那麼好用,永才哥的機關槍居然就不會亂掃射了。

 

 

我只是說了句,「哥,我知道你喜歡鐘業哥也知道你都對鐘業哥做了什麼你到底幫不幫我。」,話一說出來永才哥他的大腦就像停止了一樣,只是瞪大眼睛看著我,好像在驚訝我為什麼會知道!?

 

 

我笑了笑,「猜的。」,但是與其說是猜的,倒不如說是我看到的。前幾天我只是洗得比較久,洗完澡出來要回房間的時候,經過客廳就聽到細細說話聲,出於好奇所以我就看了,但是看了我就後悔了,永才哥他正壓著鐘業哥...

 

 

「哥....不要,準烘他..他會...。」鐘業哥用手推拒著永才哥,話還沒說完就被永才哥打斷,「是真的..不要嗎?準烘他沒那麼快的。」說著,一手伸進鐘業哥的衣服裡,另一手伸進鐘業哥的褲裡,永才哥突然笑了,低頭在鐘業哥耳邊說,「我的鐘業...,你的身體好像比你還要誠實噢。」

 

 

接下來的事就兒童不宜了,雖然我也很想跟大賢哥做...啊,不是!!,哥哥他們都不挑場地的,辛苦死我了,害我默默的爬回房間,當然,我絕對不會說我看到了,我還想看到明天的太陽勒。

 

 

*

 

 

永才哥無奈,只好把耳機和ipad都放到一邊,轉而面向我,「你跟大賢告白了對吧?」,這句話一點也不像疑問句,反而更像是肯定句,我真的不得不佩服這位哥,我什麼都還沒講他居然都知道,更何況大賢哥他也不像會把這件事說出來的人。

 

 

永才哥好像看穿了我的反應,笑了笑,「猜的。」,我默默的噘起嘴,什麼嘛!幹嘛學我..。想是這樣想啦,不過我馬上點了頭讓永才哥繼續說下去,「每次我一找大賢,你的眼睛就像盯著什麼一樣,所以我早就知道你喜歡大賢了,告白應該也快了,只是我沒想過會那麼早。」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過,我會那樣,還不都是因為永才哥你!大賢哥,內勾呀!!!!!!!

 

 

我忿忿的抬起頭看了永才哥一眼,正準備問永才哥該怎麼讓我能夠和大賢哥單獨談談時,大賢哥就突然走了進來,「永才,換你了。」大賢哥一手握著門把,一手擦著還在滴水的頭髮,因為剛洗完澡,大賢哥的臉還微微紅紅的。

 

 

...好像小番茄...好想吃。

 

 

喂喂喂!崔準烘,你在想什麼啊!

 

 

我搖了搖頭,把那不三不四的想法從腦中甩掉,既然永才哥要去洗澡了,那,此地不宜久留,萬一只剩我和大賢哥...,「永才哥,我先回房間了。」

 

 

永才哥點了頭表示知道,我馬上三步併兩步快步走到門前,走出去前大賢哥他看了我一眼,我不太明白他眼神中的意思,待我走出來之後大賢哥就把門關上了,不過在門完全關上前,我聽到大賢哥問永才哥的話,「準烘他,來找你幹嘛?」,基於容國哥教的道德,剩下的我就沒聽了。

 

 

回到房間後把自己甩到床上,剛剛大賢哥的話一直在腦袋裡揮之不去,我可以這樣想嗎?

 

 

或許...大賢哥他,還是有點在意我的..

 

 

這樣想之後感覺,漸漸的睡意好像變濃了,本來以為又會在半夜醒過來,但,這次當我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只知道我還想繼續睡,可是事情總是事與願違,正當我閉上眼睛想繼續睡的時候有人開了門。

 

 

「準烘啊。」容國哥從門口探了頭進來。

 

 

「摁...?」容國哥看起來很開心,看來應該是跟力燦哥有什麼好事吧..

 

 

「醒了嗎?

 

 

「摁...哥,你好吵噢。」雖然醒了,我還是不太想起來..,我翻過身拉起棉被把自己蓋得密不透風,我想要不是因為容國哥是哥的話,我早就把枕頭給扔去了。

 

 

「呀!崔準烘,既然醒了就快起來吧,等等要去錄製放送。」,容國哥走了進來,一邊說一邊拉開我的棉被,突如起來的冷風害我不自覺的蜷縮著身體。

 

 

...好煩,我坐起身來揉揉眼睛看著容國哥,容國哥比了比鐘業哥,「順便叫一下鐘業吧。」,我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鐘業哥,向容國哥點點頭,「知道了。」,容國哥伸手搔亂我的頭髮,原本睡得夠亂的頭髮現在大概更亂了吧。

 

 

突然的一聲,「容國..」,房間外傳來力燦哥的聲音,容國哥想也沒多想就跑出去了,不知道力燦哥怎麼了...?

 

 

容國哥出去後,我慢慢走到鐘業哥的床邊,剛剛力燦哥弄出那麼大的聲音,鐘業哥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到底是為什麼那麼能睡啊?是因為永才哥的口水吃太多嗎..?

 

 

「哥...鐘業哥...」,伸手搖了搖鐘業哥,哥他居然只是揮掉我的手。

 

 

「呀!哥,快點起來!!!」,這次是用推的。

 

 

「摁...。」,像是不滿我打擾他的睡眠,鐘業哥微微皺起眉頭,可是卻只是翻過身繼續睡他的。

 

 

「靠..」,摸摸鼻子,雖然這樣對哥很不禮貌,可是這或許是唯一(?)的辦法,我轉過身走回床,一把抓起枕頭就往鐘業哥的方向扔去,這樣子還不醒就真的太誇張了,哥他不會是在耍我吧!?

 

 

這一幕好死不死被剛睡醒走來找鐘業哥的永才哥看到,「呀!崔準烘,你找死啊!!!」,永才哥抓起我剛扔出去的枕頭嘴裡嚷嚷著要替他的老婆報仇,我說哥,你難道沒看見鐘業哥他現在還睡得好好的嗎!!!?

 

 

永才哥真的很不死心欸,只隔著一張桌子永才哥拿著枕頭對我亂揮:「崔準烘,再不停下來你就死定了!!」,逃或不逃都掛定了,那當然是跑啊!

只顧著逃跑的我一不注意就撞到眼前的人,「大賢哥,借過!!!!

 

 

>tbc.

 
這樣做只是想把放在一起的文章分開,最近會把最後一張放上,但是因為太久沒碰所以寫法不一樣(#)是一大BUG(抹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瓜瓜 的頭像
瓜瓜

無法定義。

瓜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