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LO 生賀】

 

 

當鄭大賢的意識逐漸清醒時,溫暖的陽光微微透進房內,看了眼時間,想要起身卻發現被不知道何時爬上床的某人給圈著腰而無法動彈。

 

...準烘啊,該起來了。」鄭大賢扯了扯包裹住不明物體的被單有些無奈的看著環抱住自己腰間,睡得不省人事的崔準烘。星期二的課算不上太多只有早上的兩節,但鄭大賢還是不希望崔準烘因此而缺席。

 

雖說住的地方和學校距離不是算太遠,但走路也要十幾分鐘,鄭大賢才不想要一大早就因為快遲到而陪著某人急急忙忙的奔向教室,而把自己搞得一身的狼狽。

 

昨晚因為好久不曾好好睡上一覺一碰到床就渾身無力,再加上崔準烘還在為期末的報告奮鬥,所以就放任著他不管了。

 

依照他對崔準烘的了解,那傢伙肯定是拖拖拉拉東摸西摸聊天打屁打混摸魚,一路拖到了快天亮才把報告完成。

 

「摁...再一下下...」翻過身,聲音悶悶的從枕頭中傳出,根本沒睡幾個小時的疲倦讓崔準烘連動根手指都嫌累。

 

鄭大賢依稀還記得崔準烘早上那兩堂課的教師扣分總是扣得很重不留任何情面。為了他家的小情人好,他還是狠心將人拉了起來。「起來,別再睡了。」

 

「唔...哥,幫我請假。」崔準烘整個人趴在鄭大賢身上,像隻大型犬般討好似的蹭了蹭,「好累...

「做夢,你再請就等著被扣考了。」看著腰間那顆毛茸茸的腦袋,鄭大賢有些無奈的揉了揉被崔準烘睡亂的頭髮。「醒了嗎?」

 

「摁...真的不能再通融一次嗎?」腦子清醒的同時,崔準烘有些哀怨的抬起臉。說真的他真的不想起床,要不是因為昨晚為了向方容國討教如何隨時隨地任何時間撲倒(?)鄭大賢而一時沒注意到時間也不會變成這樣。

但是其實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也只有在叫他起床時他才能趁勢多摸鄭大賢幾把,他的親親大賢哥平時是很不坦率的!

 

「當然不行!」

「大賢哥~~」崔準烘奶聲奶氣的拉著鄭大賢的手晃啊晃的。其實他本來是想直接來硬的啦,只是這樣鄭大賢一定會炸毛的所以也只好作罷了,嘖。

至於還在猶豫的鄭大賢自然不會注意到崔準烘的小表情。

 

...不行啊

 

雖然是想這麼說也知道不能心軟,但是看到自家小情人難得的撒嬌還是不免讓鄭大賢的堅持受到了些動搖。最後只好嘆了口氣表示妥協,不過也對崔準烘下了最後通牒沒有再下一次的機會。

 

還沒從自己是不是太容易妥協的打擊中回神,來不及反應就被崔準烘攔住腰,不顧自己的驚呼強拉過他。順勢讓鄭大賢倒在自己身邊。

 

「哥也一起睡。」

 

崔準烘側躺著,露出任誰看了也覺得無害的笑容,讓鄭大賢感覺臉上一熱,下意識的想退開。卻被崔準烘給抓進懷裡不讓他有任何一點掙紮的空間。

 

崔準烘修長的手指一下又一下輕輕撫弄著鄭大賢柔軟的髮絲,讓他不自覺的放鬆原本還繃緊的神經。

靠在崔準烘的胸膛,鼻息間充斥著和自己身上相同的沐浴清香,明明用的是一樣的,又或者是心理因素鄭大賢就是覺得崔準烘身上的更好。

 

崔準烘溫柔的動作讓鄭大賢的眼皮也慢慢的變得沉重,完全忘了明明應該拼死拼活的把人趕去學校、沉沉的進入夢鄉。

 

見懷裡的人兒已經睡了,崔準烘微微的揚起嘴角,輕輕吻上那人微翹又顯得可愛的雙唇。

 

我愛你,大賢。

 

 

-end.

 

 

 

*小後續

 

「準、準烘啊,你幹嘛?」現在這個樣子似乎不太對,剛剛還在說累的人是誰?

「摁?拆我的18歲禮物啊。」

 

什麼!?

 

「哥忘了嗎?」崔準烘停下手邊的動作,「今天是我的生日噢!」

「欸、欸!?」

 

看著鄭大賢疑惑的表情,崔準烘才不會說一切都是計畫好的。

 

-fin.

 

 

-Time.

 

如果我沒記錯這是同居三十題的第一題XDDD(

以後生賀之類的大概都照著那三十題走,我不知道該寫什麽題目就這樣了XDDDD(居然)

準烘啊,生日快樂噢,很高興飯上你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瓜瓜 的頭像
瓜瓜

無法定義。

瓜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